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厉少宠妻至上(简安安厉少霆)

第2199章 一家三口团聚了

  不等他开口回答,早已经思念成疾的欧爵立刻将照片拿了起来。

  只一眼,他辨认出照片上的人是他梦里的那个人。

  魂牵梦绕,念念不忘。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找了四年终于又找到她了。”欧爵握着照片的手一瞬间收紧,激动的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些年他渐渐变的沉稳了很多,练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领。

  唯独只有丁晚可以让他失控。

  周明拿过来的照片有很多,他一张一张的看着,里面全都是丁晚平时生活的照片。

  有在马路边,有在花园里,甚至还有一些是超市里的场景。

  比起四年前,她好像显得更加成熟了一些,眉宇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韵味,却更多了几分吸引力,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沉溺其中。

  “晚晚,你终于出现了……”欧爵眷恋的伸出手,抚儿摸着照片上女人的轮廓。

  他真的很想丁晚,想的快要发疯了。

  周明知道欧爵的心情很激动,但是还有一件事,他觉得欧爵也有必要知道。

  他在这个时候开口道:“老大,不过有件事情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底下的人传回消息的同时还告诉我们,夫人身边有个小孩子……好像是夫人的孩子。”

  “你说什么?”欧爵浑身一震,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周明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但这件事情没办法隐瞒,欧爵早晚回知道的。

  现在知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么想着,他还是接着往下倒:“你们分开时间太长了,夫人也许有了新的幸福也不一定,老大,这样的话我们还要去找夫人吗?”

  “当然要去。”欧爵回答的毫不犹豫,似乎那个孩子的存在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困扰。

  “就算她已经嫁给了别人,有了别人的孩子,我也要亲自去见一见她。”

  这四年里,欧爵每一个夜晚都被那刻骨的思念折磨着,他无时无刻不在怀念,无时无刻不在祈求上天希望他能够早一点见到丁晚。

  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他当然不会,就这么错过。

  “立刻退掉我所有的工作,我现在就要去见她。”欧爵迫不及待的道。

  ……

  海城。

  晚饭过后的丁晚牵着小家伙的手在沙滩上散步,原本一向活泼的小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格外沉默,丁晚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儿子,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小家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的丁晚是一愣一愣的。

  孩子出生之后大概一年的时间他就发现,自家小宝贝儿子比一般的小孩要聪明许多,无论是智力还是行动力上全都超出同龄人一大截,所以对他时不时故作忧郁的样子,丁晚早已经习以为常。

  “干嘛这么失落的模样?到底怎么了?说给妈妈听。”

  “这是你让我说的哦,那你可不许生气。”

  小家伙眼睛一亮,又装模作样的说了几个条件。

  丁晚一一笑着答应下来:“好妈妈不生气,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小家伙这才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脸迷茫的问道:“妈妈,今天别的小朋友都在问我,为什么从来没有看过我爸爸,妈妈,爸爸去哪里了呀?他什么时候来看我?”

  这个问题让丁晚整个人都愣了愣,虽然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儿子迟早会有问这个问题的一天,但是都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解释,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小家伙有些急了,用力的拉了拉他的手:“妈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的爸爸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正朝着他们逐渐靠近。

  丁晚似乎是有所感觉,慢慢地抬起头,朝着前方看了一眼。

  夕阳的余晖下,海面几乎连成了一线,那个男人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眉眼温柔,眼波含情,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丁晚无奈的叹息一声,默默的在心里回答了儿子的这个问题。

  你爸爸就在你面前啊。

  “好久不见。”

  欧爵主动开口,目光扫了一眼站在丁晚身旁的小家伙,波澜不惊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

  这个孩子……像极了他小时候的模样,他的心跳声突然变的又快又急。

  “我想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点的地方好好谈谈。”

  不给丁晚任何开口反驳的机会,欧爵直接拉着他转身就走。

  小家伙在后面着急的喊着:“你是谁?快放开我妈妈。”

  周明立刻拿着两个棒儿棒糖笑眯眯地靠近,丁子川同学喂了两个棒儿棒糖,马上就把自家老妈给卖了。

  一直拉着他到了无人的区域,欧爵才终于克制不住心底的思念,一甩手将她抵在了椰子树上,整个人迅速逼近。

  “晚晚,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男人身上具有一股强烈的侵略性,丁晚的心跳忍不住漏了一排。

  哪怕是时隔多年,在看到他时,自己依然会心跳加速。

  但丁晚却故意装作不耐烦的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是想要孩子多的是女人愿意跟你生,不要把主意打到我儿子的头上。”

  见她到了这种时候还在嘴,欧爵恶从胆边生,直接一手扣住他的后脑,一个吻就狠狠的印了下去。

  “看来不教训一下,你就不会知道我这些年有多想你,晚晚,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的吻变得越来越热烈,仿佛想要把她整个人都含在嘴里。

  丁晚有些招架不住,细微的声音从嘴边溢了出来。

  欧爵趁机诱儿惑到:“说,那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小家伙像极了他的小时候,欧爵从见到他的那一刻,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却固执的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丁晚终于承受不住,点了点头:“对,孩子就是你的,四年前躺在手术室的时候,我后悔了,我想生下我们的孩子。”

  丁晚的话音刚落,下一秒男人别拉着她往回走。

  她惊疑不定的问:“去哪呀?”

  欧爵头也不回得道:“接你们娘俩回家。”

  丁晚愣了愣,嘴角的笑意慢慢的扩散开来。

  时间真的可以磨平一切伤痛。

  这一次,她不想再拒绝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