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葬三国

第055章担土填沟

葬三国 零度流浪 3220 2021-01-13 04:25

  张杨面沉如水,僵硬的面孔轻微痉挛,不甘命令道:“北门和西门的兵马后退五里,只要对壶关形成压迫围困之势即可,一旦高顺出城,就继续后退,高顺回城之后再围上去。”

  做出这番妥协,他的心里极其愤怒,本想围困张辽,不曾想高顺率领精兵猛士接连出战,继南门的兵马溃败之后,东门的兵马同样败于陷阵营手中,这让他怒火中烧。

  “想要围困张辽,我们的兵力不足,经高顺出城作战后,虚虚实实的伏兵之计全部都暴露了。”

  缪尚无奈的苦笑起来,道:“暴露了我们的短处非但不说,而且还损失了千余兵马,实在是得不偿失。”

  “丁原麾下任职时,高顺不过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木讷之人,没想到还有如此本事,真是让我大惊失色。”

  薛洪深感无力的叹息道:“就高顺一人,亲率八百余勇卒,就让我们的围城之计不攻自破,而我们还不敢迎其锋芒,实在是丢人,依我之见,应该依靠铁骑将陷阵营击败,否则这样下去,我们的士气将会丢尽,还有何底气对敌呢?”

  “陷阵营中,弓驽兵皆是神射手,对于铁骑的危害很大,再辅以刀盾兵和枪矛手,若是冲锋势头被阻,对于铁骑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张杨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自从离开洛阳后,他麾下的两千并州铁骑增加到了三千,这支铁骑是他最为依仗的资本,可不敢轻易的拿出去迎敌。

  万一折损严重,那他的底气可就丧失殆尽,想要立足于一方将变得十分困难。

  张杨保全实力的做派,薛洪和缪尚一清二楚,见张杨将并州铁骑视作珍宝,他们只能无奈的沉默。

  “我已有破敌之策,请两位兄弟无忧。”张杨自信满满表态,听了其言,薛洪和缪尚这才目露轻松。

  数日后,壶关北门,张杨统领一万多大军开始攻城,军伍队列之前,从四周劫掠而来的百姓被驱赶在前,负责担土填沟,壶关城下的护城沟只要被填平,他的大军就可以借助云梯攀城而上,届时,攻破壶关有望。

  张辽面如寒铁,紧咬牙关道:“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驱赶庶民百姓担土填沟,消耗我们的箭矢,这是无耻的做法,也只有那些无耻的将领,才会将百姓视若蝼蚁。”

  曹性和韩浩自有职责在身,肩负着守卫其他城门的重担。

  随在身边的高顺面色极冷,用满含杀意的语气道:“幸亏守卫城池的兵卒,并不是壶关的本地人马,若是壶关县兵得知家人被掳掠而来,免不了军心大乱。”

  “城内若有躁动,格杀勿论。”张辽深知慈不掌兵的道理,现在容不得他去体谅庶民百姓的死活,战阵之上只有胜负没有对错,他不会为了怜惜百姓的死活从而不顾士兵的生死。

  “诺!”高顺拱手领命,并且建言道:“壶关城内,只要是手持兵器之人,应当严加看管,以防他们忧心亲人的生死从而在城内生乱,一旦有人振臂一呼里应外合,我们必败无疑。”

  “着令韩浩和曹性,对城内的动静多加戒备。”

  张辽心底一寒,吩咐道:“将城内的武械全部收缴,此事你全权负责,若有反对之声,你知道该怎么做。”

  “唯杀而已,哪能顾虑太多。”

  高顺狠下心来,道:“百姓攻城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入城内,那些县兵加起来足有两千余人,不可不防,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的亲人已经被张杨裹挟而来将敌友难料,与其防备他们有可能随时发生的反扑,还不如就地缴械监管起来。”

  当城下的弓弩手,开始朝城墙射箭时,张辽冷声吩咐道:“射箭!!”

  伴随着简单两个字的吐出,守城士卒手中的弓箭如雨点一般攒射而下,一波接着一波的箭雨,笼罩在了城下。

  庶民百姓死伤惨重,负责担土的队伍顿时混乱不堪,倒地惨死之人的尸体,在张杨军令下达之后,成为了填进护城沟的尸体。

  北门城墙上的士卒也就一千余人,碍于战事胶着,他只能从西门和东门征调千余人共同戍卫北门。

  随着北门防御的增强,城下死去的百姓和士兵,也在相继增加,尤其是护城沟里,死去的尸体一具叠着一具。

  张杨远眺壶关北门,见箭矢接连不断的射下来,他的心底满是欣喜,对着薛洪道:“城墙上的士兵更多了,看来,是张辽从其他城门调来了兵卒。”

  “正是。”薛洪眉头紧皱,血勇之气充斥心间,阴沉无比的道:“八千余百姓,已经死伤的差不多了,但凡后退逃遁者,都死在了我方士卒手中,然后成为了填平护城沟的材料。”

  “护城沟被填平之后,做出一举攻占北门的准备,一定要不计一切代价,不破北门誓不罢休。”

  张杨神色飞扬,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满脸的得意道:“壶关城内的那些县兵,竟然没有生乱,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即便如此,壶关县兵家属也是死在张辽的箭矢之下,若是一干县兵记恨的话,首先对张辽怀恨在心。”

  薛洪目露不忍之色,叹息道:“只是,将无辜百姓赶上战场,殊为不仁,有伤天和。”

  “无碍,只有壶关一县的百姓才对我咬牙切齿,只要我兵强马壮,何惧这点儿麻烦?”

  张杨满不在乎的说道:“只要我能独霸一方,在上党郡内无人敢挑衅我,就算是让壶关县变成一片赤地,我也甘之如饴。”

  薛洪感叹道:“代价也太大了。”

  “失去一县的民心我不在乎,还有其他县乡的民心等着我去安抚,只要我在上党郡稳住脚跟,我的这点儿恶行,很快就会被百姓忘掉,大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子,想要让他们同仇敌忾,你太高看他们了。”

  张杨的话薛洪认同,但是,就这么将庶民百姓视作蝼蚁,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背负害民之贼的恶名让人不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