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无敌蛇皇

第1291章 两大魔虫巅峰对战

无敌蛇皇 半世清白 4967 2021-01-13 14:57

  七彩女皇胸部颤颤巍巍,气的杀机都浮现了。

  亿万年来,她都没有被如此羞辱过,送上门,还被人三番二次的拒绝。

  要知道小城主身为祖龙的儿子,可是时时刻刻的惦记着她。

  “蛇皇为什么,你没道理拒绝我!”七彩女皇疯癫般的质问。

  涂小安遗憾的摇了摇头:“你说的第三只魔虫,我不能对它下手,你们更不能,所以血蚊想要成神,死的只能是你这只蜘蛛!”

  说完,他朝后面退了几步,又对着血蚊点了点头,示意它可以动手了。

  血蚊大喜,早就等不及了,背后两对特殊的羽翼展开,不见拍动,就骤闪的朝着七彩女皇扑去。

  “该死的蛇,你会后悔的”七彩女皇愤怒的咆哮,又冲着扑来的血蚊道:“一对一,不见得谁吞噬谁!”

  “啊...!”

  她尖叫一声,一头青丝飞扬起来。

  咻咻咻....!

  骤然间,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无数条乳白色的丝线乍现出来,朝着血蚊蜂拥的缠去。

  每条丝线,看似柔软,可却洞穿万物,比金刚石还要坚硬。

  血蚊极为敏锐的闪躲,在空中闪的连影子都模糊了,像是很忌讳这种丝线。

  同为魔虫,虽然不曾遇见,但各自的手段,多多少少还是清楚一点的。

  丝线繁多,但没有一根击中血蚊,可是施展手段的七彩女皇眼中反而是一喜,等丝线遍布空中,她娇喝一声:“鸟笼,凝!”

  顷刻,遍布在空中的丝线,已血蚊为中心回笼起来。

  刚好是一个鸟笼的形状。

  原来刚才的丝线攻击,目的不是为了击中血蚊,而是在交织成网。

  又已网为笼。

  她要将血蚊画地为牢,关在鸟笼中。

  七彩女皇成功了。

  鸟笼一形成,已大化小,不断的压缩血蚊的活动空间,密集的丝线刀枪不入,上面还有一股剧毒。

  沾上一点就可以化为血水。

  有心算无心,这魔虫之间的战斗刚真正开始,七彩蜘蛛就占据了上风。

  拿到了绝对的生杀掌控权。

  刚才的谈话,她早就留了一个心眼,偷偷的布置了一番手段,虽然被那条蛇羞辱的很惨。

  但也不是没有作用。

  起码换来一个跟血蚊一对一的机会。

  要是这对主仆一起上,七彩女皇连百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则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胜出。

  眼看恐怖的鸟笼越来越小,血蚊逃无可逃,躲无可躲,丝线钢铁,剧毒,还能切割一切。

  只要彻底凝聚在一起,能将这血蚊切割的无数道血块。

  七彩蜘蛛不禁激动了起来,只所以要跟血蚊单挑,就是她暗暗的在四周布置好自己的丝线,任谁来,都是瓮中捉鳖一样。

  这时,她偷偷用余光看了一眼远处看戏的涂小安,见他没什么异动,也稍稍的放心。

  就怕那条蛇看出血蚊危险的处境,不讲武德的出手相救。

  然,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在进行。

  很完美,很彪得佛。

  鸟笼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快小就算血蚊变回一只小蚊子,也躲无可躲。

  七彩女皇的嘴角扯出一抹兴奋的冷意。

  突然,鸟笼中涌现出无尽的血水,滚滚如江海。

  血蚊消失不见。

  七彩蜘蛛表情僵硬了起来。

  血水成为血海,翻涌之间,鸟笼就变的不复存在。

  无数丝线仿佛是被侵蚀了,被同化了。

  紧接着,血海汹涌般的朝着七彩蜘蛛席卷而去,画面磅礴,一波三折。

  “本命神通?你这只蚊子有,女皇我便没有吗!”

  七彩女皇双臂打开,双眸冷幽幽一片,周身五光十色的霞光显化而出,闪动般弹出一指。

  仅仅一指,有无尽的丝线暴涌而出,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容器,直接将血海一点点的装了进去,仿佛没有瓶颈。

  虚空飞升神劫进行中,雷光闪烁,只见一只巨大的蚊子高高的悬挂在了上空,袅袅戾气,覆盖了整个身体,铺天盖地的杀伐气势,森冷而又极具压迫性的锁定在了七彩女皇身上。

  血蚊用一对血色的眸子盯着七彩女皇,这只蜘蛛同为魔虫,手段惊人,居然轻而易举的挡住了它的本命神通九幽海。

  “桀桀桀...没用的,迟早都要被吾吞噬!”

  它凶煞而狰狞,显化本体,头颅前一根长长尖尖的口器触目惊心。

  血蚊只手将口器如宝剑一般的拔了出来,握在手中,缓缓扇动地双翼猛的一振,强横无匹的气势,暴冲而下,一道残影驻留原地,手中锋利的口器尖刃泛起森冷的弧度,狠狠的对着下方的七彩女皇劈削而去。

  顷刻间,一道可怕的劲气产生,破空声乍起。

  七彩女皇嘴角拉起淡淡的嘲讽与不屑,另一只修长的玉指也探出,同样是一根丝线。

  但丝线瞬间变成一口巨大的盾牌,将劈削而来的劲气完完整整的挡住。

  血蚊转眼而至,一个飘逸的弧度,尖刃一削,这根丝线折断。

  然后俯冲的朝着七彩女皇杀去。

  七彩女皇的玉指射出十几根丝线,变成了各种神兵利器,阻挡血蚊的靠近。

  一时之间,霹雳啪啦的金属撞击声,都要响过雷声。

  两只魔虫的战斗,终于将很多种族的注意力给吸引了。

  因为打的太过奇观磅礴,很难让人忽略。

  即使有飞升神劫也不行。

  尤其是七彩女皇威名赫赫,它一手托住了血蚊的九幽血海,一手玉指,将血蚊挡了进不了身。

  血蚊更是醒目,巨大的本体,可怕的戾气,跟一个无情的野兽,将一切都给粉碎。

  “鸿蒙六翅血蚊,鸿蒙七彩女蛛,天哪,两大魔虫居然在战斗!”

  “它们就在小城主的飞升神劫下战斗,这不是在抢戏吗!”

  “我们到底该看那边啊,一个飞升神劫,一个两大魔虫!”

  “啊...我的身体怎么不对劲,居然不受控制!”

  遥遥十几公里,有一位四阶的妖皇骇然的叫了起来。

  它的身体朝着小城主渡劫的那座山峰飞去。

  同一时间,还有很多的妖皇也都不受控制的飞了过去。

  血蚊将七彩女皇的丝线一根一根的折断,它的口器可不比人族的那些神剑逊色半分。

  卑鄙的蜘蛛,就会吐丝,最好不要让本血蚊靠近。

  一口吸了你。

  就在这时,有大量的妖皇朝着血蚊杀去。

  “嗯?居然叫了帮手,臭娘们,不是说好单挑吗!”

  无所谓!

  血蚊一对血色眸子闪烁,尖刃脱手,朝着最近而来的一位妖皇扔去。

  “不要,本妖皇的身体不受控制!”

  嗖!

  尖刃一穿而过,妖皇的身体瞬间干枯,被吸收了所有生命力。

  半晌后,尖刃重新回到血蚊的手中,一滴蕴含浓郁气息的精血从尖刃脱落,滴到了血蚊的口中。

  如饮甘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