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老胡同(猎谍)

741、其罪当诛,杀无赦!

老胡同(猎谍) 隐为者 5982 2020-11-21 01:53

  山城机场。

  楚牧峰带着东玄他们走下飞机,刚下机就看到了站在草坪上的江声。

  “老江。”楚牧峰走上前来。

  “老楚。”

  江声笑着给了楚牧峰一拳,“走吧,处座让我前来接你,咱们这就回去吧。”

  “好!”

  楚牧峰没有说想要闹事的意思,就这样很平静的跟随着江声回到了军统局总部。下面就是走流程,他去面见戴隐汇报工作,面见唐敬宗,说说工作聊聊家常。

  等到这些流程都走完之后,楚牧峰便直接说道:“处座,我刚才邀请局座,局座说是晚上有约,那您无论如何都要赏脸,让我请您吃顿饭。”

  “好!”

  这事就这么定下。

  看到楚牧峰要离开,唐敬宗就喊住,“你小舅舅已经放出来了,是我亲自接出来的,现在就在庄家,你去瞧瞧吧。还有,这件事我希望到此为止,你就不要再胡乱闹事了。”

  “是。”楚牧峰冷静的说道。

  “卑职告退。”

  看到楚牧峰离开后,唐敬宗就去面见了戴隐,说了刚才的表现,听到楚牧峰竟然没有任何动怒之后,戴隐有些意外。

  “你确定这是楚牧峰吗?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你说楚牧峰那种无法无天的性格,上次因为阎泽还捅出那么大的篓子来,现在是庄永业的事情,他会这么安分?不会是憋坏那吧?”

  “憋坏?”

  唐敬宗摇摇头,为楚牧峰说话,“我觉得是您想多了,楚牧峰应该是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想法。他现在毕竟是华亭站的站长,成熟了许多,看问题知道全面。这事就算是庄永业又能如何?又没有杀死,楚牧峰还能闹翻天不成?”

  “总之你留意着点。”

  “是!”

  楚牧峰离开军统局总部后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沈浪,两兄弟见面后简单的拥抱了下,沈浪说道:“走吧? 找个地方聊会。”

  “好!”

  两人来到一座茶楼雅室中。

  “这里是我的地盘? 所以说有什么话想问就问。”沈浪说道。

  “苏玉伦的资料,高玉德的资料? 你应该都搜集好了吧?”楚牧峰平淡问道。

  “对!”

  沈浪说着就将旁边放着的公文包拿起来? 递给楚牧峰后说道:“苏玉伦和高玉德的资料都在这个里面,苏玉伦的其实无所谓? 重点是高玉德的。谁让咱小舅舅这事是高玉德抓的,这个家伙纯粹就是想要靠着这事赚取政绩。”

  “赚取政绩?”

  楚牧峰手指敲击着公文包? 淡然说道:“赚不赚取政绩那是他的事情? 但他想要从我小舅舅身上赚取就是不行,放心吧,这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从现在起,不要再调查这事? 不要和这事有任何牵扯? 懂吗?”

  “你要留意点,这里毕竟是山城。”沈浪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懂。”楚牧峰点点头。

  两兄弟又说了会儿话后,楚牧峰就起身离开,在沈浪的相送中回到了庄家。

  “外公!外婆!”

  在见到庄知书和晏桥姝后,楚牧峰很恭敬的弯腰鞠躬。

  “赶紧的坐下? 你怎么回来了?之前没有听你说要回来啊。”晏桥姝激动的拉起来楚牧峰的手,让他坐在身边。

  “外婆? 我是因为小舅舅的事情回来的,这件事我知道让您和外公肯定很着急的对吧?”楚牧峰落座后说道。

  “小峰? 这事你想怎么办?”庄知书问道。

  “外公,这事我来办就成了? 您放心吧? 不会有事的。”楚牧峰微笑道。

  “你心里有数就成。”

  庄知书也知道? 现在的楚牧峰是有着自己的主意和算盘,他不再是之前那个光着屁股在大院内肆意奔跑的小孩儿。

  “我想要去看看小舅舅。”

  “跟我来,我带着你去。”

  晏桥姝站起身在前面走着,走着走着她脸上的表情就变得伤心起来,“小峰,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这事你不要贸然去做。我不想永业被他们打成这样,你也遇到危险。”

  “外婆,没事的!”

  楚牧峰劝慰着,眼底杀意却异常凌然。

  很快他就看到了包裹着纱布的小舅舅庄永业,看到的时候,心中杀意愈发旺盛,但却是很好的控制住,对庄永业说道:“小舅舅,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养伤吧,这个公道我会给你讨回来,没有谁能欺负了咱们庄家,还能逍遥法外。”

  “万事小心。”庄永业说道。

  “我懂!”

  当晚。

  楚牧峰就在酒店中宴请唐敬宗,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魏师碑竟然也来了。而在看到他之后,魏师碑便笑吟吟的说道:“牧峰,知道你回来了,我就过来找你喝杯酒,你不会介意吧?”

  “魏处长,瞧您说的,我哪里会介意,您这样的贵客我可是请都请不来的!来,赶紧坐下吧。”楚牧峰招呼着。

  三人分别落座后。

  魏师碑就开始和楚牧峰闲扯起来。

  你不说事,我也不会主动请缨,楚牧峰就陪着在这里瞎聊。

  这里的氛围其乐融融。

  但有个地方却是被侵入了!

  这个地方就是中统关押着苏玉伦的秘密监狱,一道身影趁着中统的人不防备,很快就来到了牢狱外面,在确定眼前的人就是苏玉伦后,冷漠的说道:“苏玉伦,其罪当诛,杀无赦!”

  “你!”

  “咻!”

  都没有任何能躲避的机会,苏玉伦的咽喉处便被一柄匕首洞穿。

  而这只是开始。

  就在苏玉伦被杀的同时,高玉德在山城的家里也被黑衣人侵入。看着戴着面具的黑衣人,高玉德是惊恐害怕的。

  “你想要做什么?你要钱吗?我有,我给你钱!”

  “钱拿来!”

  黑衣人声音嗓哑的说道。

  果然是抢劫的,只要是抢劫的就好说,无非就是劫财,我就当做是破财消灾了。高玉德急急忙忙的将自己的小金库拿出来,里面竟然放着二十根小黄鱼。

  黑衣人全都装起来后,面对着高玉德冷漠的说道:“高玉德,下辈子投胎做人,记得把眼睛擦亮点,别再犯糊涂了。”

  “你!”

  “咔嚓!”

  黑衣人一个欺身而上,闪电般的就拧断了高玉德的脖子,然后便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半个小时后。

  一道身影急匆匆的冲进了楚牧峰请客的酒店,他是魏师碑的人,敲门进来后,扫视了一眼楚牧峰,便想要低声说消息。

  “做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说吧!”魏师碑恼怒的瞪视了一眼。

  “处座,刚收到消息,苏玉伦死在监狱中,死因是被人用匕首洞穿咽喉!高玉德也死在家中,死因是被人拧断了脖子!目前中统那边是动怒了,高山巍疯了似的在调查这事,据说!”

  “什么据说?说!”魏师碑冷声道。

  “据说高山巍正带着人前来这里,说是要将楚站长带回去审问。”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魏师碑淡然说道。

  “是!”

  等到来人退出去后,魏师碑和唐敬宗的神情是严肃的,他们看向楚牧峰的眼光露出一种肃杀,唐敬宗沉声问道:“是你做的吧?”

  “处座,不能因为苏玉伦和高玉德和我有间隙,就说这事是我做的吧?他们死了就肯定是我派人杀的?有这样的道理吗?何况我今晚一直都是陪着你们二位在这里喝酒吃饭,我可是有着不在场的证明,对吧?”楚牧峰平静的说道。

  “楚牧峰,这事是不是你做的,你心知肚明。你不承认,我也懒得追究,但我希望你能明白,这里毕竟是山城,高玉德毕竟是中统的人,你做事要是太过分的话,会激起众怒的。”魏师碑肃声道。

  “众怒?”

  楚牧峰不以为然的挑起眉角来。

  “魏处长,高玉德私自将我小舅舅抓起来,栽赃陷害进行审问的时候,好像是没有证据的吧?没有证据就这样做,难道说他不怕激起众怒?他都不怕的话,为什么这事就非得说是我激起众怒?证据!只要有证据表明这事是我做的,再说其余的!”

  “你!”

  魏师碑看着表情冷然的楚牧峰,到嘴边的话语都咽回去。

  死掉的是中统的人,他犯得着这么激动吗?因为一个中统的人就得罪如日中天的楚牧峰,没必要,也没有价值,何况自己今晚是来找他有事商量的。

  “行,今晚这个不在场证明,我给你做。但我有条件,你必须给我将宋韬救出来!他现在深陷金陵城中,你救出来,这事我就当做没有发生过。”魏师碑说道。

  “魏处长,你这是有点强人所难了吧?宋韬的事情和这事有关系吗?你就这样说?我刚才说的很清楚,证据!没有证据的话,谁都别想对我栽赃陷害!”

  楚牧峰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弧度。

  “魏处长,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咱们军统的处座,这么着急的为中统一个小小的科长说话,是为何故?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你觉得在军统中,你的形象会变成什么样?”

  魏师碑没想到楚牧峰敢这样硬怼他,一时之间被气得有些恼怒。

  “老唐,这就是你的人,你来说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