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阴阳异闻录

第1877章 狡兔三窟

阴阳异闻录 妖九拐六 2540 2020-11-21 17:35

  榻板翻过,彼岸伸手就打算将它再翻过来。可是不论他怎么使劲,这张榻却是如同焊死了一般巍然不动。女人跌落榻内机关,随后整座石殿发出了一声轰鸣。我的左臂兀地变得滚烫,我呛一声拔刀在手,同时对大家高喊了一声:小心,有古怪!

  随着我一声喊,四壁当中先后渗透出了三十六只冤魂。他们手持长戈,身披薄甲,飘荡在半空随后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一声声冤魂的鸣叫传入我的耳内,我手中别样红横扫而出,火光一闪当时将一只冤魂腰斩当场。冤魂被火焰点燃,化作一团耀眼的火球在空中燃烧起来。片刻后,火光熄灭,对方已然被火焚烧了个干净。连我一刀都承受不住,这证明这些冤魂的实力并不强悍。但是我丝毫没有松懈大意,因为我胳膊上的灼烧感告诉我,在我附近还有实力跟我相仿的东西存在。或许是一个,也或许不止一个。

  我和妙先生还有阿离,加上彼岸四人不到一分钟就解决了这些从石壁内钻出的那些冤魂。可是我胳膊上的灼烧感却丝毫没有减弱或者消失的迹象,我们将背靠着背,将老头护在了当中。只是等了片刻,却再也没有看到第二个对手的出现。就在我们感到诧异的时候,一抹沙尘从天而降洒落在了我的脖子上。

  “石殿在下沉!”妙先生最先发现了异像,她高喊一声提醒着我们。闻言我朝四方看去,果然看到那些支撑着穹顶的石柱正在缓缓下沉着。随着石柱的下沉,穹顶也开始慢慢朝着下方压迫过来。沙尘逐渐变多,然后就跟一个黄沙瀑布一样朝着殿内倾泻着。

  “出去再说!都往门外跑,快!”妙先生抓住老头的腰带,脚下一点朝着石门那边跑去!我们闻言也毫不犹豫,跟在她的身后朝那边跑了起来。才跑了没几步,我就听到阿离发出一声喊。回头看去,却见地板开始碎裂,然后朝着下方坠落着。阿离脚下踏空,双手抠在地板上,整个身体则是悬在地板垮塌出的空洞边缘左右摇摆着。打空洞下方传来一股冰冷的气流,这股气流吹得阿离的身体难以掌握重心。地板在不断碎裂垮塌,我顾不得许多,回头一扑,伸手抓住了阿离的手腕然后使劲将她从空洞里拉了上来。还没等我松口气,却觉得脚下一轻,我脚下的地板也随之垮塌了下来。

  “跑!”我一使劲,将阿离抛出了空洞,同时对她高喊一声。地板下的空洞有多深,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随着整个人的下坠,我能感受到下方有一个能威胁到我的存在。也就是它,才让我的左臂产生了灼烧感。阿离并没有听我的话,而是一个转身,又跳进了空洞里头来。她跟我对视着,一伸手挽住了我的胳膊。

  “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你独自去面对!”阿离说着,一摸耳坠,亮出了许久未用的照雪剑来!照雪剑跟我的别样红交相辉映,当时让黑暗难以见物的空洞变得亮堂了起来。这是一个跟石殿面积相等的巨大深坑,四壁上还有一些已经腐蚀的兵刃插在上头,看样子我们并不是第一个落进这个陷阱当中的人。

  “就让我们一起走这一趟!”妙先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抬头看去,却见她已经跃下了陷阱,正急速下坠朝着我和阿离靠近着,在她之后,还有背着老头的彼岸!这一次,大家的选择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一起来,一起走!

  “快到底了,当心!”说时迟那时快,深坑底部已经肉眼可见。坑底散落着数不胜数的骨头,有人的,也有动物的!我深吸一口气,搂住阿离的腰肢,一使劲将身形朝上拔高借以缓冲掉下坠的力度。人朝上拔高不过一米多,但是我却已经重新掌握住了重心和平衡。这个时候我才松开挽住阿离的手,人在空中一个前空翻,然后一刀砍向地面。

  嗡一声刀鸣,刀劲将地面铺盖着的骷髅扫向了两旁,露出了下边坚硬的岩石来。我双脚落地就地一个前滚翻,卸掉冲击力后站稳了脚跟。阿离随后一脚踏在我的肩头,借力朝前一个空翻后也站在了地面上,至于妙先生,则是双脚互踏,人在空中已经将下坠的力量卸了个干净!就见她一拂袖,伸手抓住了彼岸的衣裳,两人在空中一个旋转,随后落在了地面上!

  “恐怕这里才是真正的墓室!”妙先生将我们四周的骷髅扫到墙角,看看几十米外那座雕刻着挑檐的牌楼说道。左右挑檐下各挂着一个铃铛,牌楼正中位置,则是有一条长街缓缓前引!我们朝着它跟前走去,人到牌楼下方的时候,那铃铛忽然就发出了叮铃的声音。随着铃铛声,长阶左右那些形态各异的石灯里点燃了烛火。烛火照在长阶上,一串脚印出现在了我们的眼中。脚印看起来脚尖朝前,不出意外的话,它应该是刚刚从这里走进去不久。妙先生这次没有让彼岸打头,而是选择了自己探路。我们将惊魂未定的老头护在当中,紧紧跟随在妙先生的身后朝前走去。

  越往前走,灯光就越亮!我们鼻子里,嗅到了一股油膏的味道。油膏的味道当中,还掺杂着花香,让人闻起来并不是那么的讨厌!一座木楼远远出现在我们的眼中,我们随之加快了脚步朝着它走去。木楼依石壁而建,整个高三层。此时却是门户大开,并且从里边透出了光亮!我们对视一眼,妙先生率先朝里边走了去!

  一个女人身披白纱背对着我们,正站在正厅当中。我们进去之后,她的身形一动,这才慢慢转过身来!妙先生没等她将脸转过来,已经是一掌朝着她拍了过去。女人被妙先生一掌拍中肩头,横着就飞撞到了中堂上。中堂上挂着一幅画像,女人撞在上头,将画像连带着一起撕扯了下来。

  “闯我府邸,又敢无礼之人,都出不去!”女人双眼看向我们说道。她的双眸如墨,整个的一点白都没有。看起来就跟一个没有眼白的瞎子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