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从沙漠开始

第八百零五章:传世秘法

  一座巨型灵石矿,视情况能够出产几十块极品灵石。

  蛮荒丛林当中那座巨型灵石矿经过周家和郭家持续数百年的开采后,如今已为周阳提供了接近三十块极品灵石,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而据周良玉所言,那座灵石矿如今剩余储量已经不足三成了,估计再有两三百年的开采就会枯竭。

  不过随着如今沙海生机复苏,周家已经在无边沙海之中发现了不少地方有望形成灵石矿脉,并且发掘找到的灵石矿脉,也有四五座。

  而再过两三百年,沙海生机复苏将会达到巅峰,到时候哪怕没有了那座巨型灵石矿的产出灵石供应,坐拥一方修仙界的周家,也不用为财政问题所担心。

  当然如果周家继续膨胀下去的话,那么再多的资源也肯定不够周家用。

  所以周阳特地给周良玉提了个醒,让其稍稍通过一些不那么激烈的手段控制一下修士人口增长速度,尽量让周家修士族人数量不要超过一万。

  当然他也只是提醒这件事需要注意,可不会丧心病狂的让周家族人不准多生后代。

  接下来几年时间里,周阳都是留在灵犀峰上陪伴家人,周广诚夫妇三人也没有急于回流云洲修仙界,一样留在了无边沙海修仙界陪伴父母。

  这一日,周阳正在灵犀峰上给几位前来拜谒的周家金丹修士讲道,忽然间神色一动,停下了口中话语。

  只见他眼中异色一闪,忽而对着下方盘坐听道的几个周家后辈挥了挥手道:“尔等先在此揣摩一下老祖我先前所讲道理,老祖我去去就来。”

  话语刚落,他起身一步跨出,身影瞬间消失在了殿内。

  这等神乎其神的空间挪移神通,看得殿内几个周家金丹期修士心驰神往,人人眼中都露出了艳羡之色。

  “老祖宗果然不愧是我灵寰界第一元婴期修士,这【缩地成寸】的大神通都已经修行到了念动即出的地步,真是神乎其神啊!”

  一名周家金丹修士满脸自豪和崇拜之色的发出了感叹,对于自家老祖宗的神通发自内心感到敬佩崇拜。

  “老祖宗自然是神通广大,世上无双!”

  又一名金丹期修士跟着赞叹了一句,然后又面色遗憾的摇了摇头道:“只可惜我们这些后人无用,除了身在玄阳仙宗的小祖宗外,偌大周家竟然至今都还没有出过第三位元婴真人,没有人能够真正传承老祖宗的衣钵!”

  “元婴之道何其难也,我周家如今虽然势力庞大,声名鼎盛,可毕竟到现在也才传承了两千年不到,能够先后出现老祖宗、萧老祖、陆老祖、小祖宗四位元婴真人,已经是得天之佑了,往前一万年,数遍流云洲修仙界和极西之地修仙界也没有咱们周家这样厉害的家族出现!”

  一个年纪稍大的周家金丹修士微微一叹,话语中倒是并无多少遗憾之意,看得很开。

  这时那最先出声的修士听到这二人之语,不由插话说道:“现在咱们周家金丹期修士共有九人,其余人不好说,我看孝风长老和族长二人,都有机会冲击元婴期,他们二人只要能成一人,咱们周家的传承便算是续上了,以后再无人敢说咱们是暴发户了!”

  此人话语说完,殿内几位金丹修士都看向了同一个人。

  那是一位身穿青色法袍的中年男子,修为在金丹三层,此时他正微低着脑袋,一副沉思的样子在思索着什么。

  这时候感受到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后,他才似有所感的抬起头来望向众人,不解问道:“各位长老都看着在下做什么?莫非在下又错过了什么事情吗?”

  几位周家长老闻言,都是面面相觑,然后一人不由反问道:“孝风长老又是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呢?莫非是刚才老祖宗讲道又让你有所顿悟吗?”

  听到这话,青衣中年男子周孝风顿时微微一笑道:“不敢说是顿悟,只是有所领悟罢了,老祖宗不愧是元婴九层大神通修士,一番点拨便为在下解开了一个困扰了数年的修行疑惑!”

  问话的周家长老不由面色一滞,然后很快反应过来的啧啧有声称赞道:“啧啧啧,那可真是要恭喜孝风长老了,老祖宗回来后若是知道此事,说不定便有宝物赐下!”

  接着便把自己等人此前议论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他这话,周孝风连忙摆手说道:“各位长老实在太抬举在下了,论修为,周家九位金丹修士之中,在下几乎处于倒数,论资质,各位长老里面半数人都与在下一般是上品灵根,在下何德何能敢当各位长老如此抬爱!”

  “孝风长老这就谦虚了,虽然你我都是上品灵根资质,可你是风属性单灵根资质,而且测试灵根的时候灵光高达五丈,我们几个却没有一个超过四丈,更不用说你天生悟性便强出其他人许多,今日老祖宗讲道,我等都还只是听个皮毛,你却有所领悟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你的潜力吗?”

  “是啊是啊,孝风长老你三百四十七虽结成金丹,结丹速度是我周家现在九位金丹期修士当中仅次于族长的人,现在更是结丹百余年便准备冲击金丹中期了,这等修行速度也是我等望尘莫及啊!”

  “孝风长老你好好努力吧,努力为咱们周家争一口气,让那些整天说咱们周家暴发户的家伙好好看看,我周家儿郎绝对不会比他们任何人差!”

  几位周家金丹长老纷纷出言力挺着这位周家杰出后辈,一个个都是衷心希望周家能够再出一位本族元婴修士。

  周孝风听到这些长老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心中也是颇受触动,终于不再客套谦虚了,而是郑重对着众人抱拳一礼道:“感谢各位长老的看重,在下一定会努力修行,不会辜负各位长老的厚爱!”

  周阳当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几位周家金丹修士的议论。

  他离开灵犀峰后,便一直往犀角洲之外飞去,如此一直飞出两三千里后,才找到自己想找的人。

  只见天空中,一个美妇人正御使一艘飞舟法器向灵犀峰方向飞去,在她的身后,一个唇红齿白的四五岁稚童正好奇趴在飞舟边缘,睁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下方绿洲。

  见到这一幕的周阳,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他大袖一拂,美妇人御使的飞舟便不受控制飞向了他所在,最后停在了他身前十几丈外。

  “你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是在外面自由自在觉得没趣了,想要重新回到【洞玄珠】内去孤独终老?”

  周阳眉头微皱的看着飞舟上美妇人,语气很是不悦。

  原来这个美妇人,正是他七十多年前放归自由的魔女幻芊芊。

  作为被他施展了【夺魂da法】的人,他和幻芊芊这魔女之间自然是存在着特殊感应,能够随时依靠这种感应找到对方。

  先前周阳正是感应到幻芊芊这魔女一直向着灵犀峰方向而来,才会停下讲道过来见她。

  因为周阳知道,如果不是专门来找自己的话,幻芊芊这魔女绝对是不会轻易涉足犀角洲绿洲这个周家大本营的。

  “周道友神通广大,智慧高深,又怎么会不知道妾身的来意?”

  幻芊芊美眸流转的望着周阳,语气淡然说道:“到底这孩子身上也是有周道友家族的血脉,周道友难道真的可以坐视不管吗?”

  周阳目光微闪,不由看向那个正好奇望向自己的稚童。

  恰在这时,那稚童也是满脸好奇和期待之色的指着他对幻芊芊问道:“娘,他就是仙儿的爹吗?”

  周阳脸色顿时一僵。

  幻芊芊见此,不禁咯咯一笑道:“咯咯咯,仙儿你可不要乱说,周道友他可不是你爹,他是你爹的十八代祖宗,你应该叫他老祖宗才是!”

  她笑声刚落,便见到周阳脸色铁青的把手一挥,直接将她身后稚童给迷昏了过去。

  做完这件事后,周阳直接神色一冷,眼神冰冷的看着魔女冷喝道:“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要用这样一个稚童来报复周某吗?”

  幻芊芊脸色微变,先是仔细看了一眼身后的稚童,等发现其只是昏迷后,才露出松了口气的样子,对着周阳一声苦笑道:“周道友说笑了,妾身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报复您呐,您可是只差半步就成仙得道的存在,这世上哪有谁活腻了敢向您寻仇?”

  说完她忽然向着周阳躬身深施一礼,语带感激之意的说道:“妾身很感谢周道友给予妾身这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或许周道友不知道,妾身从小就在魔宗长大,等到妾身可以出来行走修仙界之时,已经是金丹期修为了,因此妾身其实在此之前,都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过普通修仙者的生活!”

  “是周道友给的这次机会,让妾身明白了当一个正常修仙者,能够自由自在行走于修仙界,不用时刻担心被人除魔卫道打杀,究竟是有多么美好和幸福!”

  “如果真有来世的话,妾身希望自己也能够成为一个一心求仙得道的修仙者,而不是终日藏头露尾,连一个真正可以信任交心之人都不敢有的魔修!”

  周阳面色不变的看着她,却是一点都不为所动。

  一个元婴期女魔头说的话,其中究竟有多少真实性,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

  何况周阳又不是大慈大悲的菩萨,可没有那份度人成佛的慈悲之心。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他只觉得幻芊芊这话没有一点意义。

  所以他很快就问起了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说吧,孩子的父亲是谁?你又是如何让自己受孕的!”

  幻芊芊听到他这话,脸上多少有些失望,但却不敢不答,只能轻声说道:“他父亲只是周家一个资质普通的练气期修士,周道友不用担心什么,至于妾身如何能够受孕,也是和妾身这一脉的魔功有关,周道友真想要知道,妾身自然知无不言!”

  周阳闻言,顿时眉头紧皱,满脸疑惑的质问道:“若是以魔功辅助受孕而成,以你元婴期魔修的体质和修为,这孩子应当生来便身染魔气,拥有魔道异化灵根才是,为何现在却只有水木双属性灵根?”

  “这也可以说是妾身一脉的秘法吧,妾身这一脉以往便有前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专门创造出了此类秘法,不过当时此法是为了培养出资质出众的奸细打入仙道宗门窃取情报,似妾身这般一心想要孕育出一个修仙者后代的人,妾身应该是我这一脉第一个了,说来还真是愧对祖师呢!”

  幻芊芊有问必答的说道,在说到“愧对祖师”的时候,她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不知道是讽刺自己呢,还是讽刺那些幻魔道祖师。

  周阳却没有在意这些,而是被她这些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给引起了兴趣。

  毫无疑问,这种能够让高阶修士,甚至是元婴期修士受孕的秘法,要是能够让修仙者利用的话,那对于周家这样的家族来说,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只见他把手一挥道:“行了,你的意思周某明白了,这孩子周某可以找人给你照顾教导,但是你要把那些秘法全部交给周某,以后不得再与他相见!”

  “如此,妾身便多谢周道友了,这是妾身整理的相关秘法,周道友请过目!”

  幻芊芊说着,当即取出了早有准备的玉简扔给了周阳。

  都是元婴期修士,她岂能不知道这种秘法对于周家这样的修仙家族意义,是以早就准备好了玉简,不怕周阳不答应自己的请求。

  周阳见此,也不与她多说什么废话,在检查了一下玉简里面的内容后,便把手一招,直接带着那个稚童消失在了幻芊芊面前。

  而幻芊芊见到这一幕,则是面色平静的看着灵犀峰方向喃喃自语道:“孩子,娘能为你做的都做了,以后能够走到哪一步,就只能靠你自己了,一定要努力啊!”

  话落,她最后深深看了一眼灵犀峰的方向,便头也不回的御使着飞舟离开了犀角洲绿洲,从此再也没有回过这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