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脸谱下的大明

第五百九十六章 截留

脸谱下的大明 狂风徐徐 4186 2020-11-18 10:15

  嘉靖三十七年的开头让嘉靖帝很烦。

  两浙倭患渐息,但福建那边闹起来了,而且还闹得挺大。

  北边俺答汗南下,将蓟门防线打的一塌糊涂,数座城池失陷,蓟辽总督、蓟门总兵都下狱论罪,而户部又拿不出什么钱粮抚恤、重建。

  但在四月初受到钱渊密报之后,嘉靖帝的心情才轻松起来,背负可能……不,是日后一定会被弹劾的责任,却在关键时刻解君父之忧,这样的臣子哪个皇帝不喜欢?

  “这就是黄金棒?”嘉靖帝好奇的看着碗里的小段玉米,“据说钱家酒楼卖的挺贵?”

  一旁服侍的黄锦啧啧道:“皇爷,就这么一段,一两银子!”

  “死要钱!”对面的徐渭不禁吐槽道:“前几日砺庵公都说了,真该展才来做大司农!”

  嘉靖帝忍俊不禁,指着徐渭笑道:“听黄伴说了,文长这次吃了不少亏?”

  徐渭黑着脸无言以对。

  “吃个教训也好,朝中议事弯弯绕绕,都是肚子里做文章,进退有度,这方面展才比你强。”嘉靖帝转头问:“解押入太仓库如今多少?”

  “十三万五千两纹银,并两万五千石米。”黄锦笑眯眯的说。

  嘉靖帝好笑的看着脸色灰败的徐渭,“如何分成?”

  “宁波府分润两成,剩余八成每三个月解押入太仓库,不在南京停留。”黄锦笑道:“老奴觉得……展才筹谋良久。”

  “那当然,几年前他在朕面前就念念不忘开海禁通商一事。”嘉靖帝顿了顿,“还真让他做成了……居然还真弄来船队!”

  早在嘉靖三十四年,钱渊就在嘉靖帝面前提过这个方案,出海通商税银交付户部,另组建船队专供皇室……当然了,这个皇室包括了那些太监。

  黄锦啧啧两声,“八艘海船,展才也小气了点。”

  徐渭横了眼过去,“一个半月一次来回,除去船队开支,每次利润约莫四五万两白银,这次解押入内承运库共计二十三万六千余两纹银? 更有众多海外奇珍异宝……这也叫吝啬?”

  一听到二十三万六千余两这个数字? 嘉靖帝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缝了……就在前几日,蓝神仙还在抱怨炼丹原料不足? 品质也差? 去年新纳的妃子还在嫌弃珍珠不够圆润……

  要知道运河八大钞关去年收取的商税也就四十六万两!

  “八艘海船真的不少了,除却汪直手下船队? 能有八艘海船的船队还真不多。”徐渭解释道:“如沙船只能在近海,扬帆远去南洋? 需大型海船? 往往是数人甚至十数人凑一船货物出海。”

  黄锦好奇问:“那展才哪儿弄来的八艘海船?”

  “呃……徐海被杀后留下的。”徐渭忍笑道:“当日展才亲上沥港招抚汪直,密谈中勒索来的。”

  嘉靖帝笑骂道:“真是个土匪,招抚贼寇还主动索贿,对了? 展才办事也是鲁莽? 据说那八艘海船出海还要缴纳税银?”

  黄锦立即接口道:“这海船也算是皇店、皇庄了吧,居然还要缴纳税银?”

  徐渭眨眨眼,“展才一意孤行……”

  嘉靖帝和黄锦心里都有数,这是钱渊刻意为之的。

  如果皇家船队出海不需要缴纳税银,信不信那些太监会压低价格? 让大量船只挂靠在皇家船队下面,这几乎和走私没什么区别? 所以这个口子绝不能开。

  以后会演变成什么模样不好说,但至少刚开始的时候? 钱渊不会让宦官插一手进去,在宦官势力衰弱的嘉靖朝? 他还是有这个把握的。

  又聊了一阵? 嘉靖帝才问起正事? “自去年七月起,镇海共收取税银三十七万两,理应解送太仓库近三十万两,展才为何截留?”

  徐渭正色道:“其一,宁波知府唐荆川恐商事大盛以至粮荒,遂使海商出海贩货回程在南洋各处购粮,以此抵消税银。

  宁波府以分润两成税银,大量平价购粮,不仅可在青黄不接之平浙江粮价,更能输送闽地以供军用,此次解送入京的两万五千石米就是如此来的。”

  “收的太多,银子不够用?”黄锦问道。

  “是,荆川公唯恐粮荒,仅镇海、慈溪、鄞县、定海四县,就修建粮仓多达十余处。”徐渭苦笑道:“所谓无农不稳,荆川公宁愿吃点亏,也怕粮荒……”

  黄锦连连点头,一旁的嘉靖帝撸着狮猫,笑骂道:“黄伴还真信……他们是怕出了粮荒,朝中那些科道言官非要用奏折将他们埋了不可,到那时候,朕都没脸说开海禁了!”

  徐渭干笑几声,接着说:“其二,展才拨付了大量银两正在造船。”

  黄锦眼中一亮,“这是好事,八艘太少!”

  “是兵船。”徐渭咧咧嘴,“黄公公有所不知,如今两浙倭患渐息,但海上还是不太平,海盗时常出没,镇海并不是每日均有商船出海,而是每十日集中出海,就是唯恐海盗来袭。”

  “所以展才欲组建船队以护航,若无兵船护卫,商船多有劫难……仅今年镇海出海的商船损六艘,沉没五艘。”

  看了眼嘉靖帝,徐渭小心翼翼的补充道:“如今福建倭患颇重,组建船队以击倭……亦能用在福建战事上。”

  嘉靖帝不做声,在心里默算了下,最后面无表情的问:“他截留了多少?”

  徐渭眼角动了动,答道:“十五万两纹银,其中小部助宁波府购粮,大部用在造船,此事浙直总督府令台州指挥使葛浩总理。”

  “九个月,至少一个月一万多两……”嘉靖帝叹了口气,“真够能花的……还说什么能出任大司农,他上任户部尚书,朝中只怕要饿死人!”

  徐渭沉默下来不再辩解什么,实际上钱渊在信中提到此事,出海贩货的海商,既然走这条路,那就要有富贵险中求的觉悟,而那支船队接下来很长时间内的任务只有一个,打击走私。

  出了西苑,徐渭没有直接回随园,而是去翰林院打了个转。

  刚进门,徐渭就听见里面兴高采烈的声音……都说翰林穷,还真不穷,毕竟中了举人就能接受土地投献了,但身在京中,花费极高,本身没什么油水,几个月甚至大半年都领不到俸禄,也实在够难熬的!

  一看到徐渭进门,孙鑨就将其拉到角落处,“户部那边放出消息,明日补足去年俸禄……是展才那边?”

  “嗯,不过是以苏松缴纳拖欠钱粮,以及南京户部存粮折色的名义。”徐渭低声道:“此事瞒不了多少人,但也无需张扬。”

  孙鑨应了声,看徐渭脸色不太痛快,低声问:“怎么了?”

  徐渭叹了口气摇摇头,原本想在科道言官弹劾钱渊的关键时刻,才拿出这笔银子……无奈户部那边撑不住了。

  如果科道言官弹劾钱渊贸然设市通商,但户部这边发放的俸禄却是镇海送来的税银……那就有点意思了。

  但这个计划钱渊在信中就说过不太看好,需要的条件太过苛刻,时机也很难把握,能起到的效果也很有限,那些科道言官嘴皮子一个比一个利索!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

  很快,一条震动天下的消息传入京城,不说内阁六部,但都察院、六科都炸了锅,钱渊、胡宗宪成为众矢之的,以至于徐渭这个已经放弃的计划居然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