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超维术士

第2506节 契约

超维术士 牧狐 7581 2020-11-20 01:47

  “说来,她做的是什么梦?你居然不叫醒她,还让他继续睡?”

  多克斯好似是那种嘴巴闲不住的人,哪怕安格尔表现的很冷淡,还是硬凑了过来。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一个让她看到真相的梦。”

  “所以,你用某种方法,让她做了一个看到真相的梦?这个梦对她而言是噩梦?”多克斯立刻开始做出分析。

  安格尔没有回话。

  多克斯却是继续喋喋不休:“看到真相有什么意思?看到了,又不一定能认清真相。”

  多克斯的话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道理却是没错的。看到真相与认清真相之间,还存在一段非常遥远的距离。

  “而且,对她而言,既然这是噩梦,说不定她醒来后根本不愿意回想。你知道的,心灵孱弱的人,总是将自己保护在自己铸造的墙内,不愿意也不想去接触所有的负面情绪。”

  “你分析的倒是头头是道。”安格尔倒不是嘲讽,是真心觉得多克斯分析的不错。

  多克斯:“类似的事我见得多了,类似的人我见过也不再少数。困囿在自己编织的世界里,做着自以为的美梦。”

  安格尔:“那你是怎么做的?”

  多克斯:“心情好的时候,就一巴掌打醒他们,打不醒就再来一巴掌。心情不好的时候,谁理他们啊?”

  安格尔听着多克斯将暴力作风说的这么的理所当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倒觉得这人还挺有趣。

  多克斯:“反正我不会像你这般,对待后辈还循循善诱。”

  安格尔:“只是随手而为罢了,让她看到真相,但就像你提到的,看到真相不一定能认清真相。我只负责让她看到那些画面,但如何做选择,是她自己的事。”

  安格尔和阿布蕾说来并不熟,但对古伊娜却是很熟,那是一个可怜又恶毒的女人,还偏偏是安格尔作为引导者,将她带到野蛮洞窟的。正因为此,安格尔才会给阿布蕾一次看清真相的机会。只是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要看阿布蕾自己的选择。

  时间又过了十分钟。

  按照安格尔的推算,阿布蕾看到的梦应该已经结尾了,但她似乎还不愿意醒来。

  倒是那只王冠鹦鹉,先一步醒了过来。

  王冠鹦鹉一醒,多克斯就像是自虐一般,找上去和它对骂了起来。

  王冠鹦鹉却是颤抖了一下,偷偷看了安格尔一眼,见后者没有表示,这才恢复了之前的自信? 机关枪再现? 多克斯的优势瞬间逆转,肉眼可见的碾压。

  居然又输了……多克斯之前和安格尔对话的时候? 其实一直在心里总结? 自己刚才骂架时哪里发挥的不好。正是认为总结的很到位,且他已经弥补了缺憾? 这才再找上王冠鹦鹉,要一雪前耻。

  多克斯气的发抖? 但他这回却没有再对王冠鹦鹉动手? 而是凑到安格尔身边:“你刚才对它做了什么?它看上去好像对你很畏惧,连看都不敢看你一眼。”

  王冠鹦鹉也听到多克斯的话,立刻反驳:“谁说我不敢看……”

  话音未落,安格尔转过头? 目光平静的盯着王冠鹦鹉。

  王冠鹦鹉立刻从心? 乖乖的低下头,话也不说了。

  多克斯看的眼睛发亮,就是这个效果!

  “你教教我,让我也给它来一发。”多克斯用渴望的眼神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只是一道恐惧术罢了。”

  “心灵幻术?”多克斯一脸失望,哪怕恐惧术只是1级戏法? 可他从未学过幻术,真要跨系修行? 不来个半年一年,估计很难学会。

  另一边? 王冠鹦鹉却是偷偷瞄了安格尔一眼,恐惧术?它知道这种戏法。

  它刚才经历了世间最可怕的噩梦? 而那? 绝对不是恐惧术。因为? 那些梦里的东西,是绝对真实存在的,它们甚至可以在梦中撕掉它,让它在现实中也彻底死亡。恐惧术,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这个看上去最温和的男人,就是个骗子!而且,还是最恐怖的大魔王!

  安格尔并不知道王冠鹦鹉的腹诽,如果真知道它的想法,估计会笑眯眯的纠正他。他用的绝对是恐惧术,只是……用的是右手绿纹中的魇界之力催动的。

  王冠鹦鹉对安格尔是怂了,对多克斯却是没有丝毫畏惧,多克斯也是闲的,才被气的发抖,如今又与王冠鹦鹉对上了。

  安格尔倒是挺乐见这个场面的,而且,别看他刚才对王冠鹦鹉使用了魇幻恐惧术,其实他对王冠鹦鹉其实还挺欣赏的。

  阿布蕾就是性格太弱,如果搭配上洞察力强劲,且嘴炮功夫一绝的王冠鹦鹉,说不定比安格尔放出的梦境还有用。

  也正因有这样的想法,安格尔才会庇护王冠鹦鹉,让他免受多克斯的暴力。

  这边吵架态势越吵越烈,王冠鹦鹉越烈越勇,而多克斯除了咬牙握拳,能想到的骂词已经用完了。

  再次败北的多克斯,像个咸鱼一样躺在安格尔的身边。王冠鹦鹉则趾高气扬的昂起头颅,得意之色洋溢在脸上。

  多克斯自己都想不通:“作为流浪巫师,这八十年来,至少有五十年来混迹在各个地域。从最下流,到最上流的话,我都经历过,但我居然还是吵不赢一只破鹦鹉!”

  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鹦鹉是召唤物吧?它所在的原界,难道日常对话都是用骂词?”

  安格尔也不知道,但他是真心同情多克斯。丰富的阅历,却抵不过一只小小鹦鹉的嘴炮,估计这是多克斯少有的挫败时刻。

  在多克斯沮丧不已的时候,一道“嘤咛”声从旁响起。

  他起身一看,却见之前一直沉睡的阿布蕾,终于醒了过来。

  她茫然的撑起身,看着周围,眼睛不自觉的流着泪。

  “你醒了。”柔和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大人,你怎么在这?”阿布蕾下意识的道。

  “不是你在呼唤我来救你吗?”安格尔说罢,让开身后,让阿布蕾看到不远处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古曼王国皇室骑士团成员。

  阿布蕾这才回想到了什么,不过,那些回想很快就又被黯淡的心情取代。

  “大人,那个梦……是真的吗?”阿布蕾的声音都在颤抖。

  安格尔却是冷淡道:“是与非,你自己判断。个人的私情,你自己找时间处理,现在,说说这里的事。”

  阿布蕾嘴巴张了张,那些带着汹涌情感的话都在喉咙里了,可最终,她还是默默的噎了下去。

  安格尔说的没问题,事有轻重,她的事……微不足道。

  阿布蕾眼神黯然的时候,一旁的王冠鹦鹉突然道:“你这个仆人真是笨蛋,我怎么收了你这种仆人。那女人明显就是在利用你,你还怀疑真假,是你自己不愿意面对真相,所以想从别人口中得到是‘假的’答案,你这才能心安理得的藏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继续用假相生活,对不对?”

  阿布蕾惊疑的看向王冠鹦鹉:“你,你怎么知道古伊娜的事。”

  不用怀疑,这肯定是安格尔做的。他虽然给王冠鹦鹉用了魇幻恐惧术,但也将阿布蕾的一些事迹塞进了那场幻梦中。

  安格尔当时只是顺手而为,想着王冠鹦鹉既然这么能口吐芬芳,或许它能影响到阿布蕾。

  没想到,阿布蕾刚苏醒,王冠鹦鹉就立刻开始了长枪短炮。

  虽然话有些难听,但安格尔发现,王冠鹦鹉还真的非常懂“人心”,相比起来,阿布蕾简直就是白纸一张。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你就是笨,如果我的仆人如此之笨,我可不想与你签订契约。”王冠鹦鹉傲娇的道。

  “我不是笨,我只是觉得古伊娜很可怜……”

  “呵呵,又找到一个让自己能藏入小世界的理由。可怜?她是可怜,但与你有什么关系呢?她在利用你,你是一点也感觉不到吗?不,你感觉的到,只是每次你都像这次一样,用‘可怜’这种蒙蔽自我的话,来故意忽视所有的不对劲。真是愚蠢,太愚蠢了!”

  阿布蕾被王冠鹦鹉这么一骂,都有些不敢说话了,生怕自己再说话,又被王冠鹦鹉给打成“找的借口、寻的理由”。

  但不得不说,王冠鹦鹉的这番话,还是直冲了阿布蕾的心灵。

  之前醒来时,她询问安格尔,其实还有一点“粉饰”的想法,但现在被王冠鹦鹉赤裸裸的剥开那不愿面对的真相,粉饰已然没有用。

  她现在能做的,好像只有面对与选择。

  安格尔也看出了阿布蕾的心理变化,心中不禁对王冠鹦鹉点了个赞,虽然毒舌是毒舌了点,但王冠鹦鹉对阿布蕾倒是挺好的。

  阿布蕾能真正的开始思考,如何面对与如何选择,这已经不容易。

  安格尔相信,只要王冠鹦鹉能继续留在阿布蕾身边,阿布蕾必然会走出改变这条路。

  “阿布蕾,你相信你的召唤物吗?”

  阿布蕾还没说话,王冠鹦鹉就道:“谁是她的召唤物,我们契约都没订呢。”

  阿布蕾也连连点头。

  “原来还没订契约,那现在订也可以啊,我可以当你们友谊的见证人。”安格尔道。

  王冠鹦鹉有些畏惧安格尔,但还是道:“谁要和这个懦弱的人订啊,她连当我仆从的资格都……”

  王冠鹦鹉话说到一半时,转头发现,阿布蕾表情居然也在犹豫!

  一个愚蠢的人,居然敢对我这样高贵的存在签订契约,还表现犹豫!

  不可饶恕!

  你越是不想和我签订契约,我就越要签订!

  王冠鹦鹉立刻话锋一转:“她还是有点资格当我的仆从的,我同意立一个主仆契约,我是主人,她是我的仆人!”

  阿布蕾也没想到王冠鹦鹉愿意和她签订契约,她其实刚才表现犹豫,只是担心王冠鹦鹉会不会嫌弃她,却是被王冠鹦鹉理解成了阿布蕾嫌弃自己。

  不得不说,这也算是阴差阳错的缘分。

  最后,在安格尔的见证下,他们还是签订了契约。只是不是主仆契约,而是一个平等契约。

  王冠鹦鹉虽然骂骂咧咧,嘴里还是叫着阿布蕾是愚蠢的仆从,但还是认了。

  将王冠鹦鹉与阿布蕾绑定住后,安格尔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相信有王冠鹦鹉在,阿布蕾的生活应该会比以往更精彩。至少,安格尔相信,王冠鹦鹉绝对不会允许阿布蕾继续软弱的当个废柴。

  解决了这件事后,安格尔重新看向阿布蕾:“还是那句话,个人私情,自己解决。现在要解决的是古曼王国的这些骑士的问题,说说吧,他们为何要追杀你?”

  阿布蕾因为王冠鹦鹉的打岔,本来低落黯淡的心情,此时恢复了很多。之前觉得古伊娜的真相比一切都重要,但现在撕开内心的粉饰,既然终究要面对,那自然可以先放下。

  如今最为重要的,还是将老波特说的话,告诉安格尔。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大人分开之后,就去了附近的一座巫师集市,那座集市的名字叫做……皇女镇。”

  “皇女镇,从名字就能听出,与古曼王有关。”多克斯在旁冷声道。

  阿布蕾并不认识多克斯,但见多克斯和安格尔一起,便认为他们是朋友,也没避嫌:“这位大人说的没错,其实很早之前这座集市叫做黑兰迪集市,因为附近有一个黑兰迪软水的源泉;后来,黑兰迪软水被消耗殆尽后,集市又改名叫默兰迪集市。”

  黑兰迪软水出现的地方,必然有默兰迪魔矿,这是一种很难与魔力发生反应的惰性矿石。

  不得不说,这个集市的改名还挺遵循逻辑。靠啥吃啥,有啥用啥。

  “不过默兰迪集市用名只有一两年左右,就再次被改了。因为古曼王国的长公主的女儿,来到了这里,所以改成了皇女镇。”

  其实南域巫师界得人,基本都知道,古曼王控制了国内几乎所有的超凡集市。但是,过去至少表面功夫古曼王做的还不错,各个巫师集市自由运转,古曼王很少插手。

  但现在,光是听到一个集市改名成“皇女镇”,就可见古曼王似乎已经不打算在暗地里操纵巫师集市了。

  从暗转明,彻底的收拢所有的超凡集市。

  阿布蕾继续道:“我去了皇女镇以后,因为太晚了,就想着先歇一晚,明日再传去白贝海市。我知道皇女镇有一个组织的隐秘据点,由一个叫老波特的酿酒师管理。所以,我就去了老波特那里。”

  各大巫师组织虽然不信任古曼王,也不愿意在这里的巫师集市里派驻人员,但隐秘据点倒是有不少,都是为了观察古曼王国的国内动向的。

  “我去老波特那里时,老波特正在想办法将一则加急情报传回野蛮洞窟。”

  “然后,我从老波特那里得知了那份情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